BAWAN

一夜情后我被她老公一伙疯狂蹂躏

他们给我扒光继而把一个和我身高等同的木板挂在我的身上,送回家门敲响门铃的时候,他们就下楼而去,妻子开门,通晓木牌上的意思后,对准我就是一巴掌,自作自受。

那天,我正在厨房里烧菜,突然一群穿着运动服的男人来敲门,透过猫眼,我一个也不认识。外面,有一个留着斜长刘海,年纪仿约二十二三岁的光景,粗着嗓音大骂,里面死人了,再不开门,老子砸坏你的防盗门可就别怪我不客气……

我脾气也不好,当即开门,揪着那个小毛孩,你再敢口出狂言,小心我今天灭了你。

他瞪大双眼,咱们等着,待会儿你就不会这样神奇了。

在他前面是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男子,问清了我的姓名后,点了点头,我能隐约觉得那双隐藏在眼镜后面眼镜射出的狡黠和邪恶,来着不善善者不来,莫非是仇家?我在工作中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好人,虽不是八面玲珑,但也和每个人能和平相处,最少见面都是拥抱互亲,隔些时日凑在一起胡吃海喝一番,大呼过瘾。难道是妻子惹下的祸端,当妻子从卧室披头散发出来看到他们,眼中的迷惘和困惑说明了一切。我顿时挺直腰板,对不起,您是不是走错门了?

那个皮肤有些白嫩,说话都是文质彬彬的男子,抬头在我妻子脸上迅速扫过一眼,接下来对妻子说,嫂子,我们找大哥商量点事儿,您去洗漱吧。妻子走后,他丢给我一沓照片,下一秒你可以想象我的表情,面如死灰,我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傻在原地,那照片先不说他是怎样得到手的,但是上面光着屁股满头大汗的男子,除了我还会有谁?

他推了我一把,男人点好不好?有种玩,就每种承认,我今天也是受人委托,你去编个借口,对你老婆孩子说你要出去办点事情,很快就回来,要不了多久的。

我点了点头,看着他,你,你,你不会是梅子的丈夫吧?我的声音在打颤,激烈的发抖。

他拍拍我的肩膀,你看看你,我们不会要了你的命根子,只要你去把事情说清楚了,就没事儿了,要不是那骚娘们勾引你,你会上钩吗?。

我本想再说两句什么,嗓子却被塞了棉花一样,好不容易吐出一个字,嘶哑的喉咙,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按照他说的,我对老婆说今天公司有笔大生意,周末天就不能陪你去逛商场了,老婆嘴里咕哝了一句,就你忙,忙去吧,工作就是你的家,我和孩子回他姥姥家。妻子的牢骚和抱怨更是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,我好后悔自己当初的冲动,这一去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,说不定还会名声扫地,唉,自己惹下的风流债,罪孽。

我座上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,一到车上,那个小毛孩就用绳索反绑了我的双手,之后对我说,你老实点,见了我大哥,实话实说,会保你一条小命,要不,你就是泥菩萨过江了,那啥?另外那个眼镜男蔑视的从后视镜里用余光扫了我一眼,自身难保。

很快,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,是一个地下室,在那里,我见到了所谓“梅子”的丈夫,是一个瘦弱不堪,形容并不怎么好看的男子,但是站在他身后的却让我倒抽一口凉气,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,全部是彪形大汉。

他先是对我寒暄了一阵,又对那个穿着制服的,貌似是某某局头头吧,说,我们的家事儿,私了。

那个人接过他手中的烟,还意味深长的一笑,别弄出人命,否则不好收场。

接下来的就是所谓的拷问,我每一句话都还有人做着记录,中途我免不了挨了几脚。后来,他沉默了一会儿,对他身后的男子说,哥们儿,玩女人是不是都腻烦了,玩回男人怎么样,据我调查,这人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干过,应该是个直男。人群里一阵沉默,接下来就走出来几个男子,看了看我,对他点点头,这货色还可以……

我再次被带了出去,又坐进那辆奥迪车,在一家宾馆里开始了我屈辱的一幕……

之后,把半死不活的我再次送回地下室,他们给我扒光继而把一个和我身高等同的木板挂在我的身上,送回家门敲响门铃的时候,他们就下楼而去,妻子开门,通晓木牌上的意思后,对准我就是一巴掌,自作自受。

是啊,我是自作自受,这就叫天作孽犹可活,人作孽不可活。

发布时间:2017-11-18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